5月4日,河北永年工業園區的河北高晶電器設備有限公司職工在生產車間組裝變壓器。圖/IC photo

一流企業已經成為推動區域發展的重要力量。

9月6日,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聯合發布了“2022中國企業500強”和“2022中國制造業企業500強”等各項榜單。

強者恒強,作為區域經濟實力的重要體現,廣東、江蘇和山東等經濟大省上榜企業數量在各項榜單上遙遙領先。

從區域分布來看,中國500強企業中,北京、廣東和山東位居前三,浙江、江蘇、上海和河北緊隨其后。

中國制造企業500強名單中,排名前五的分別是浙江、山東、江蘇、廣東和河北,前五個省份上榜企業數量占了一半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河北尤為引人關注。

曾幾何時,作為環京津重鎮的河北,經濟發展相對緩慢,在中國經濟版圖上并不突出。在當前受疫情影響以及宏觀經濟下行壓力下,河北這份“500強”成績單令人眼前一亮。

▲2022中國企業500強區域分布。圖/新京報 許驍 制圖

為何能實現緊追

河北是我國北方地區傳統的經濟重鎮,尤其是工業上頗有實力。

近些年在京津冀協同發展縱深推進中,河北的增長潛力逐步得到釋放。

從經濟體量上來看,2021年河北經濟總量為40391.3億元,在新冠疫情沖擊下仍取得了年均5.2%的增速。這一體量,在各省份中排在第12位,北方省份中僅次于山東和河南。

值得關注的是,河北雖然在經濟體量上跟GDP前十的省份尚存差距,但其500強企業的數量則超過了很多GDP前十省份。

▲2022中國制造業企業500強區域分布。圖/新京報 許驍 制圖

以中國企業500強為例,此次河北共有23家企業上榜,排在第七位。

該數量不僅緊追上海、江蘇和浙江等經濟發達地區,也超過了福建、四川、湖北和河南四個2021年經濟總量排在前十的省份。

另一方面,從中國制造業企業500強上榜企業區域分布來看,河北同樣表現不俗,今年共有26家企業上榜,較上一年增加一家,排名也是強勢躋身前五,也是前五名中唯一一個經濟總量不在前十的省份。

500強企業數量上河北為何能實現緊追?

仔細觀察500強榜單上的河北企業名單就會發現,“重”是繞不開的關鍵詞。

突出表現便是這些上榜企業的主營業務大多集中在鋼鐵、冶金、建筑等行業。在傳統重工業領域,尤其是鋼鐵行業,河北一直占據優勢。拿中國企業500強榜單上排名最高的河北企業河鋼集團來說,公開資料顯示,河鋼集團是中國第一大家電用鋼、第二大汽車用鋼供應商。

作為河北企業的“領頭羊”,河鋼集團不僅在今年的中國企業500強中排名第62位,2021年河鋼集團還以661.497億美元的營收位列世界500強189位,連續14年上榜世界500強榜單,繼續坐穩中國第二大鋼鐵集團。

需要指出的是,除了鋼鐵企業,此次中國企業500強榜單上,河北還有長城汽車、新奧集團等戰略性新興產業的企業。

此外,河北以傳統工業見長,而這一點在宏觀數據上也體現得淋漓盡致。

從2012年到2021年,河北省全部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5.6%,2021年全部工業增加值達到14097.7億元,排名全國前10位,占全國比重為3.8%,占全省GDP比重為34.9%。

公開資料顯示,河北工業覆蓋了3大門類、40個行業大類、187個行業中類。2021年河北規模以上工業營業收入達到52125.4億元,是2012的1.2倍,排名全國第八。

制造業轉型之路

“重”也曾是河北產業轉型的心頭之痛。

在本世紀前十年里,河北省經濟總量曾多年穩居全國前七位,隨后呈現排位下滑趨勢,甚至滑落至十名之后。河北省經濟總量位次下滑的主要原因跟淘汰大量落后產能、新動能見效緩慢不無關系。

鋼鐵是河北支柱產業,但“一鋼獨大”的結構,也曾有產業失衡、污染物排放過多的弊病。

2014年,瞭望新聞周刊曾發文指出,這一年是河北深化改革“壯士斷腕”的一年,河北既面臨發展的艱巨任務,又面臨著調整結構、化解過剩產能、治理污染的現實難題。嚴峻的挑戰不僅揭示產業轉型的殘酷現實,也考驗和強化了燕趙兒女們的改革決心和定力。

時任河北省省長張慶偉分析,產業結構偏重,導致河北資源、能源消耗量大,生態環境持續惡化,GDP總量看似很大,但公共財政收入偏低。

隨后,河北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化解過剩產能,鋼鐵等六大行業全部超額完成國家和省定去產能任務?!笆濉逼陂g,河北鋼鐵生產企業由107家減至68家,鋼鐵產能由峰值的3.2億噸壓減到2億噸以內,保定、廊坊、張家口實現“無鋼市”目標。

據了解,河北是全國唯一鋼鐵煤炭去產能“雙先行”省份,也是全國去產能行業最多的省份,共涉及鋼鐵、煤炭、火電、焦化、水泥、平板玻璃六大行業。

2018年是個分水嶺,這一年,河北在全省工業領域部署開展“萬企轉型”行動,通過提升企業自主創新能力、質量效益、綠色發展水平和綜合競爭力,加快推進工業企業轉型升級。

在“壯士斷腕”的決心下,河北的制造業提質增效也有一條清晰的路徑,那就是傳統優勢產業“瘦身”的同時,通過技術改造推動制造業企業轉型升級。

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河北全省有5706家工業企業建立研發機構,經過三年的努力,河北萬企轉型成效顯著,全省制造業質量競爭力指數突破84,進入中等競爭力發展階段。

河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相關負責人曾坦言,“技改是企業轉型升級高質量發展的一道良方?!?/div>

在傳統產業呈現出的越來越多新變化中,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也正成為河北產業發展的亮點。去年十月,首屆中國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在石家莊舉辦。

“十三五”期間,河北省共有320家企業列入工信部工業互聯網重點項目庫,入庫企業數量位居全國第三。在數字經濟規模方面,2020年河北省數字經濟規模達1.21萬億元,排名全國第11位,占GDP比重達33.4%。

今年河北省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明確提出,2022年要做大做強數字經濟。

▲河北省唐山城市夜景。圖/IC photo

河北這些城市表現出乎意料

從區域經濟發展歷程來看,中心城市往往集聚著較多優勢資源,龍頭企業則是當地經濟的核心支撐力量,也帶動了城市相關產業的發展。

例如,保定有長城汽車,邢臺有冀中能源,石家莊有敬業鋼鐵,唐山有中國中車等。

不過,從河北省內“中國500強企業”數量分布來看,并沒有呈現向省會石家莊和“經濟龍頭”唐山集聚的現象。

在今年上榜的23家企業中,從省內各城市分布來看,邯鄲九家、石家莊四家、廊坊和唐山各有三家、保定和滄州各有兩家。

邯鄲表現突出,這讓很多人并沒有想到,畢竟邯鄲的經濟實力并不出眾。

2021年邯鄲經濟總量僅為4114.8億元,在河北省內排在第四位,不僅落后于唐山和石家莊,也還以50億元之差略低滄州。

能擁有這么多中國500強企業,跟邯鄲擁有相對較好的工業和制造業基礎有著很大的關系。

拿上榜的普陽鋼鐵來說,其生產的海洋平臺用鋼、高強度船舶用鋼已經在國內市場具有較強競爭力。

除了邯鄲,廊坊也有3家中國500強企業上榜,作為河北省面積最小的省轄市,廊坊也被稱為“京津走廊明珠”。其500強企業數量排在省內第三,但廊坊去年經濟總量在河北省內僅排在第六位。

廊坊也是河北省內為數不多市域鋼鐵產能“清零”的城市。此次上榜的廊坊第一大民企新奧集團就是憑借著建立了完整的清潔能源產業鏈在榜單上排名220位,河北省內第七位。

值得關注的是,廊坊在專精特新企業數量上也同樣表現不凡。在工信部公布的前三批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中,廊坊有20家入選,數量位居河北省第4位。

對河北來說,500強企業數量實現迎頭追趕是這座工業大省產業轉型的底氣。但也應該看到,河北產業結構矛盾依然突出,以今年上榜的中國500強企業為例,鋼鐵企業依然占據了半壁江山,這也從側面反映了河北的新舊動能轉換依然存在很大的空間。

撰稿 / 新京智庫研究員 查志遠
編輯 / 李瀟瀟
校對 /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