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消息,北京時間2022年9月17日17時47分,經過約5小時的出艙活動,神舟十四號航天員陳冬、劉洋、蔡旭哲密切協同,完成出艙活動期間全部既定任務,航天員陳冬、航天員蔡旭哲已安全返回問天實驗艙,出艙活動取得圓滿成功。


近日,“長征十一號”火箭首任總指揮楊毅強在接受《環球時報》媒體采訪時表示,太空旅行目前可分三種。第一種是進入空間站,這對游客的身體、心理素質等有嚴格要求;第二種是以維珍銀河的“白色騎士”為代表的通過雙機身航空運載飛機將游客帶入太空,該模式舒適感和安全性較差;第三種就是目前技術較為成熟的亞軌道旅行,適合大部分人群。隨著商業模式的完善,2025年,中國有望開始亞軌道旅行,票價約200萬到300萬元人民幣。


探索太空體驗旅行是人類眾多冒險活動中最具吸引力的一個方向,目前的太空旅行已進展到哪個階段,有哪些機構已經開始布局基于游客的載人飛行市場?公眾要想實現太空旅行的初步夢想還可以通過哪些方式來“過把癮”呢?


太空旅行已有二十余年歷史


根據《2022年太空旅行行業研究報告》中的說法,太空旅行就是以娛樂為目的的人類太空旅行,是基于人們遨游太空的理想,到太空去旅游,給人提供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包括失重飛機、高空氣球、亞軌道飛行和軌道飛行等。其中亞軌道飛行和軌道飛行意味著平民能夠真正進入外太空,脫離地球引力產生失重感,甚至繞地飛行,因而更具吸引力。同時亞軌道飛行相比軌道飛行具有更低的運營成本,讓其成為商業航天企業的經濟之選。


上述報告指出,太空旅行項目始于2001年4月30日,60歲的美國富豪丹尼斯·蒂托搭乘俄羅斯聯盟TM32飛船飛向太空,兩天后到達國際空間站后在此停留了八天。在為這次旅行花費了2000萬美元之后,他成為全世界第一位自掏腰包的太空游客。據報道,此后又有多名游客前往國際空間站實現太空旅行。


在技術的不斷更新換代中,時間快進到2021年,太空旅行又迎來新進展。同年7月11日,太空旅行公司維珍銀河創始人、70歲的理查德·布蘭森在另外三名相關專業人士的陪同下,搭乘太空船二號成功從85.9公里高的軌道返回,成為首位登上太空的商業航天企業創始人。9天后,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搭乘他創辦的藍色起源的“新謝潑德”飛行器,在美國得克薩斯州發射升空,并成功觸達106公里高的太空,此次太空飛行時間大約為10分鐘,旅行成員包含4人,包括貝索斯及其弟弟、82歲的女飛行員沃利·芬克和荷蘭18歲少年奧利弗·達曼。


同樣是2021年,第一個上到太空的全平民機組于9月25日出現,由伊隆·馬斯克的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龍”飛船執行的“靈感4”團隊繞地軌道停留了3天時間,雖然此次太空旅行的軌道高度已經超過了國際空間站,但并未與空間站對接,僅完成了軌道飛行。


據《環球時報》報道,楊毅強認為,在商業航天領域,已形成一定市場規模的就是中國和美國。美國在20世紀80年代開始推進航天商業化,馬斯克成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時,該產業在美國已發展得較為成熟。中國商業航天雖起步較晚,但在政策扶持、資本加持和市場需求牽引下,發展態勢風起云涌,如火如荼。目前,中國的商業航天已從1.0時代進入2.0時代,并有望在5年內進入3.0時代。


值得注意的是,太空旅行不僅對游客的財力提出了要求,對身體的要求也很高。維珍銀河的太空旅行要求游客需在美國太空基地進行數天的個性化飛行訓練和準備,訓練時長沒有說明?!?022年太空旅行行業研究報告》指出,根據飛行難度和到達高度,太空旅行飛行前的飛行訓練時間大致為一兩天到幾個月不等,這需要游客本人付出時間、金錢、精力和努力。


上述報告還指出,面對不斷增長的市場需求,當前太空旅行發展除了降低成本、提供另類太空旅行體驗的替代性方案外,仍然在不斷加大對太空的探索廣度與深度,未來還可能進行個性化太空旅行服務,為太空游客提供更新奇、舒適的體驗環境,或許還會對長途旅行的發展產生顛覆式創新的效果。


沒有太空旅行,航天旅游也能過點“上天”癮


對于普通游客而言,來場太空探索的旅行還尚有實現難度,但想短時間內實現一場“航天旅游”也并不是不可能。


窮游網此前發布的《會玩的中國人:玩轉航天旅游》大數據報告顯示,觀摩火箭發射、探索未知空間、體驗航天主題游戲館等都是年輕游客探索航天旅游的方式。


圖/窮游報告截圖


國內十大航天旅游景點中,文昌航天發射場、酒泉衛星發射中心、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和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等四大發射基地是國內旅行者心目中的首選。今年,“長征八號”遙二火箭在文昌發射場擇機發射時,就吸引了全國各地游客慕名前來,距離發射站最近的龍樓鎮多家酒店、民宿已被訂完。飛豬數據顯示,當時距離發射的近一周里,入住時間在火箭發射期間的文昌酒店預訂量較上一周增長1.5倍。預訂人群中,近一半是親子客群。


觀看火箭發射已成為年輕人、親子人群的旅游方式之一。飛豬目的地營銷業務負責人程沉表示,研學游這一細分領域正在持續增長,春節期間,飛豬研學、文博類商品預訂量同比增長3.2倍。針對此類需求的變化,飛豬和酒店、航天科普中心等計劃將定期推出“火箭房”套餐、研學路線等產品。


近年來,受“天問一號”激發的火星熱,讓能為旅行者提供最真實“火星生活”體驗的目的地爆火。內蒙古的烏蘭哈達火山地質公園因灰黑色地面布滿火山巖,吸引了大批游客身穿“宇航服”扎堆打卡;位于青海的海西俄博梁雅丹,因火星地貌特征被譽為“地球上最不像地球的地方”,也被馬蜂窩作為體驗火星旅行的目的地推薦地;位于甘肅的“火星 1 號基地”,由中國航天員科研訓練中心和中國航天科技國際交流中心指導建設,是國內首家火星IP模擬生存體驗空間,利用多重創新的方式,通過火星生存場景模擬、實體建筑仿制、科幻造景等真實還原航天員火星模擬生存環境,可以說是國內首個火星主題沉浸式實景體驗基地。


窮游網創始人兼CEO肖異認為,市場、旅行者均對航天文旅滿懷期待,帶動旅行者體驗航天旅游非常重要,未來航天文旅的發展需要打破邊界,更加融合。具體可從三方面入手:加強航天文旅基礎資源建設;多產業無限聯動共創航天文旅新融合;航天文化及價值持續制造和輸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王真真 編輯 羅東駿 校對 盧茜